在大流行之前,美國主要大學的捐贈基金已經現金充裕。

但隨著市場在去年飆升,大學獲得了千載難逢的收益,這比他們的量子物理學教授正在研究的任何奇怪的多維問題都更具天文意義。新數據顯示他們必須感謝誰:風險投資。

跟隨耶魯的蹤跡

讓常春藤聯盟的其他成員感到懊惱的是,耶魯大學是一個潮流引領者。在 1970 年代,學校通過將越來越多的投資用于風險投資,為美國主要大學捐贈基金(即超過 10 億美元的捐贈基金)鋪平了道路。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到 2020 年,全國學校的主要捐贈基金平均將 11% 的資金分配給風投。耶魯有 16%。該策略已被證明是有利可圖且可靠的收益,但在過去一年中已變得超速運轉。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在截至 6 月 30 日的財政年度,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回報率為 41%。到目前為止,美國早期初創企業的平均估值在 2021 年增長了 50% 以上,達到 9600 萬美元。風投們將這些收益傳遞給了他們的主要捐贈客戶:

根據 Cambridge Associates 的數據,在截至 6 月 30 日的財政年度中,超過 10 億美元的捐贈基金平均回報率為 36%。

明尼蘇達大學的捐贈增加了 49%,弗吉尼亞大學增加了 49%,布朗大學增加了 50%,杜克大學增加了 56%。位于圣路易斯的華盛頓大學的捐贈基金公布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回報,達到 65%,達到 153 億美元。

舉一個例子:以紅杉資本為例??刂浦^ 3 萬億美元股票市值的傳奇硅谷風投公司向 DoorDash 和 Airbnb 投資了 5 億美元。這兩項投資現在價值超過 230 億美元。其旗艦基金的參與者包括:圣母大學、哈佛、范德比爾特、普林斯頓和布朗。

讓我們休息一下:雖然他們的母校正在兌現,但美國人目前持有創紀錄的 1.73 萬億美元的學生債務。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